[活動報導]在雲霧縹緲間初窺蕨類的奧秘

從葉形、葉脈、孢子囊群的位置等細小的特徵判斷,這次的二格參訪沿途觀察蕨類,也比以前更加細看蕨類的細微部位,也更驚歎於蕨類的美。以前在野外遇到蕨類,只能單純地欣賞其姿態,不知其名,故只能帶著疑問離開,但這次認識了幾種蕨類,也學會了辨認的方式,未來遇到蕨類,將不再如瞎子摸象般茫然。雲霧縹緲間的蕨類課,打開了我的蕨類之眼,撥開了一層層雲霧,初窺蕨類世界的奧秘,而這奧秘,尚待自己繼續深入探究。

[活動報導]信步走來.花現自然

信賢步道位於群山中,漫步其中,眼裡是滿山的綠,耳邊不時傳來底下南勢溪潺潺流水聲,又有清涼的瀑布可親近,非常適合全家大小一起來此信步走來,花現自然。

[參與心得]我被撿回荒野了!

寫在荒野台北分會第31期解說員培訓之後…
曾幾何時,人類被自然屏除在外?在將近半年荒野解說員的培訓日子裡,這樣的字句一直不斷被反芻著…我們怎麼不是自然的一員了?

去年年底開始在北美館展出的台北雙年展《後自然》,於我而言講得是被人類介入後的自然,變化而呈現的狀態。其中,有一藝術家寫著大英百科全書中,對「害蟲」這字彙的定義:對人類或其利益有所危害的有機體,稱之為害蟲。在面對被投影機放大的蟑螂,震撼我的不是對蟑螂的害怕,而是那字裡行間對生物自以為是的定義,我心想…人類怎麼就把自己跟自然劃分到這樣兩端相覷的地步?遊盪於展間,不乏台灣生態圈為人所知的吳明益、柯金源,或黑潮基金會等,我就這樣走著盪著,走向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培訓課程裡,一個我覺得應該不太擅長的群組裡吧。

[參與心得]在解說的世界裡,最美的是人

所謂的植物調查,顧名思義是植物的項目調查,無論是本土或外來種,長期觀察與記錄其存活狀態,以了解此地的植物狀況,也許可以透露出一些訊息,也許哪一天此地要被開發了,可以此為據為植物爭取生活空間。
想像中的植物調查,是在悠閒的氛圍中,以輕鬆自在的方式進行,雖然這一次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但能在420全國植調日參與植物調查,還是覺得很有意義,尤其溪山組學長姊們的熱情分享,更讓我再次體驗到荒野人的美。旅行,最美的不是風景,而是人;在解說的世界裡,最美的不是動植物,而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