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我們與雜草的距離,一起向除草劑說「不」

想要改變惡性循環的環境,每個人都是推手,當我們在購買時食品時,選擇是一個推力,讓農業改變;但是我想這樣遠不夠,若能由政府方面進行輔導與推廣,改變會更大。可是經濟結構下,這是很艱難的事,那監督政策與參與公眾議題也是我們去保護環境的方式,而自身傳遞改變身邊每一個人為一點一滴的小改變,那滴水終能穿石,而那股力量是無窮的,所以真的要去做去交流,那一定能找到更好更多解決方式。

[活動報導] 一起向除草劑說不

「除草劑噴殺的不只是雜草,還有人類的文明」,許老師語重心長的說著。

課堂前閒聊時,許老師分享他帶來的檸檬香茅茶,那是用檸檬香茅+南薑+乾殼龍眼熬煮的古早茶,自然又環保,自然的是材料,環保的是栽種食物的方式。

種茶葉很多都是去開墾山坡地,然後用很多的農藥,對環境的破壞是很大的,如果可以喝一些利用青草製作的茶品,用老祖先的方法,除了對環境友善,也經濟實惠。

實際上,我們吃的食物很多都含有除草劑。

[活動報導] 荒野向除草劑說不的道路上

在半個世紀前《寂靜的春天》為世界投下震撼彈;如今土地雖狹,卻因地質及氣候的多樣性,得以孕育豐富生命的臺灣,卻一步步讓這個生氣勃勃的寶島走向安寧之境。而到底是誰安寧了我們的土地?
或許你可能覺得有沒有青蛙,與我們的生活沒多大的關係;然而當土地沒有了蛙鳴鳥叫時,人們的安寧之地,也從自己建造的高牆病房,擴散到遼闊開放的大地。在這樣令人沮喪的時刻,卻總有一群對自然環境癡迷的人們,只是因為喜歡而不願意坐視不管。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在10年前持續調查著大山背青蛙生態,甚至每年舉辦「幫青蛙過馬路」活動,讓新竹的居民有機會與自然握手言和,怎知2016年,他們辛苦的成果,換來的卻是青蛙的墳場。經調查後才知道是噴灑除草劑的後果。

[活動報導] 荒野新竹兒教組期末旅行紀錄

紀錄荒野新竹兒教組期末旅行去參觀了解谷津田與田鱉米的由來與現況。
除了認識谷津田、田鱉米,對田鱉、石虎、生態保育、棲地營造與里山倡議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另外也記錄鄉土小點心草仔粿的製作過程。

[活動報導] 荒野23週年年會:做伙新竹、萬物同歡

2018年10月13日,天氣秋高氣爽,各地的荒野夥伴們群聚新竹高中,一起為荒野保護協會慶生。當日陽光普照,在理事長劉月梅(自然名:小草)及新竹分會長張正敏(自然名:筆筒樹)的擊鼓聲中熱鬧開場。作為東道主的新竹分會長筆筒樹於致詞時表示,環境議題不斷在變化,需要有勇氣與毅力才能堅持下去。透過一年一度的年會活動,讓各分會與各群組的夥伴們齊聚一堂,分享見聞與心得,讓夥伴們彼此之間能相互支持,乃是活動的意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