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荒野]荒野油羅田

荒野油羅田位於新竹橫山鄉大山背山腳下,是一個荒野人投入守護環境的理想,並希望能實踐友善耕作的夢想田地。
現代人工作繁忙,凡事講求便利,不曾多想自己吃的東西是怎麼來的;生活在都市叢林,不曾真正聞過泥土的芬芳,習慣漠視環境污染的問題;為求經濟發展而鼓勵消費,發展更有效且大規模的經濟耕作方式,但你知道嗎,正式因為輕忽、漠視與無知,我們正漸漸失去了健康的生活環境。
荒野人希望有所改變,不只有宣傳理念,而是以積極的行動來守護環境,以實際示範友善耕作的方式,推廣食農教育的健康飲食,最終希望影響更多人的行動參與。

[活動報導]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之踏勘活動

頂著七月盛夏的炎日,荒野新竹分會的志工們來到了新竹橫山鄉竹35線4.5K道路附近,進行人力除草與環境踏勘的工作,為了是即將來到的梭德氏赤蛙繁殖期,提早幫赤蛙們準備一個良好的產房。

這裡是豐鄉村的大山背地區,道路旁有大寮溪蜿蜒而過,有著豐富的自然生態,住有一種特別的青蛙叫做梭德氏赤蛙,牠們平時散佈在附近的山林裡,每年十月是梭德氏赤蛙的繁殖期,經常會出現集體遷徙的活動,牠們會由山林移動到溪流中,進行繁殖的活動,而這個過程最危險的就是要橫跨馬路,有很多的赤蛙就不幸被路殺,無法完成繁衍的任務。

[活動報導] 針對除草劑議題,荒野做了什麼

2014年荒野保護協會主動向新竹縣政府反應這一樁除草劑引起的堪憂。縣政府只好轉知鄉公所,鄉公所則應許護蛙執行路段禁噴除草劑。然而,大山背馬路總長21公里,禁噴除草劑的護蛙路段僅有800公尺,其他路段繼續使用除草劑,顯然對會四處移動的蛙兒並無太大益處,鄉公所卻無奈回應除草人力不足的窘境。

[活動報導] 我們與雜草的距離,一起向除草劑說「不」

想要改變惡性循環的環境,每個人都是推手,當我們在購買時食品時,選擇是一個推力,讓農業改變;但是我想這樣遠不夠,若能由政府方面進行輔導與推廣,改變會更大。可是經濟結構下,這是很艱難的事,那監督政策與參與公眾議題也是我們去保護環境的方式,而自身傳遞改變身邊每一個人為一點一滴的小改變,那滴水終能穿石,而那股力量是無窮的,所以真的要去做去交流,那一定能找到更好更多解決方式。

[活動報導] 一起向除草劑說不

「除草劑噴殺的不只是雜草,還有人類的文明」,許老師語重心長的說著。

課堂前閒聊時,許老師分享他帶來的檸檬香茅茶,那是用檸檬香茅+南薑+乾殼龍眼熬煮的古早茶,自然又環保,自然的是材料,環保的是栽種食物的方式。

種茶葉很多都是去開墾山坡地,然後用很多的農藥,對環境的破壞是很大的,如果可以喝一些利用青草製作的茶品,用老祖先的方法,除了對環境友善,也經濟實惠。

實際上,我們吃的食物很多都含有除草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