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針對除草劑議題,荒野做了什麼

編採志工 文/芒果、圖/麋鹿

海茄冬演講,照片提供者/麋鹿

使用除草劑,確實比人工除草更節省人力、勞力與時間,相對快速又方便,但壞處也不少。除草劑不僅影響花草和農作物,若進入土壤或曝露在外,將直接或間接扼殺更多動植物,危害人類與生態系統,形如自然生態的沉默殺手。於是,荒野保護協會關注除草劑議題,持續做了一些事情。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副分會長——海茄苳細細回想,2007年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成立的「蛙調小組」,隔年在新竹縣橫山鄉大山背區發現,許多梭德氏赤蛙適逢交配繁衍季節,從山林穿越馬路到溪流尋覓伴侶時,不幸遭到路殺。於是,組織於2009年開始執行“幫青蛙過馬路”任務,並策劃為青蛙和其他野生動物做生態廊道,而展開路死調查蒐集所需資料時,意外發現該區蛙兒的棲息地遭受除草劑嚴重破壞。因此,2014年荒野保護協會主動向新竹縣政府反應這一樁除草劑引起的堪憂。縣政府只好轉知鄉公所,鄉公所則應許護蛙執行路段禁噴除草劑。然而,大山背馬路總長21公里,禁噴除草劑的護蛙路段僅有800公尺,其他路段繼續使用除草劑,顯然對會四處移動的蛙兒並無太大益處,鄉公所卻無奈回應除草人力不足的窘境。

自此,2014至2015年間,荒野保護協會找尋更多志工,一起到處調查使用除草劑的鄉道。後來據統計資料顯示,鄉區間使用除草劑情形迥異,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問之下鄉公所和縣政府也沒有正面回應問題。海茄苳表示,記錄是非常重要的文書工作,每每觀察哪個區域有無噴除草劑,就會立即在臉書上分享訊息。因緣際會下,訊息被千里步道協會的執行長——周聖心老師看到。他有感步道也常見被噴除草劑,因而邀請荒野保護協會提供相關報告資料,將除草劑議題列入NGO會議註1項目之一。其後荒野保護協會有幸參與兩次會議,但除草劑議題始終處在總統府密切追蹤而不得解決方案。

2016年,大背山護蛙區莫名被噴除草劑,經查證實是承辦人員交接疏漏造成。正好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周江杰會員選上縣議員,於是護蛙小組透過他召開記者會,縣環保局和農業處派出代表出席。護蛙小組找來公民記者側拍記者會上的報導,透過公視電台將除草劑議題傳播出去,逾3286人分享這則新聞。那一年,(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當上立法委員,重啟永續發展促進會,詢問荒野保護協會關注的議題,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提出除草劑議題,並找來海茄苳與中央、農委會人員討論除草劑使用情形,希望農委會提供對策,最終依然沒有得到解決方案。當時,周江杰縣議員和海茄苳有意向中央提出立法,遭農委會婉拒,但贊成地方推動。宜蘭縣政府於2015年主動提出除草劑地方性自治條例,於非農地禁止使用除草劑,當年通過後,台北市長柯文哲繼而跟進此自治條例。海茄苳了解自治條例管道必須為縣市政府主動提出、議會議員聯署或人民請願及地方公投。有鑑於地方公投通過機會渺茫,海茄苳決定行使人民請願,希望在新竹縣市推動之外,亦呼籲荒野保護協會其他分會一同遊說各縣市加入行動。

海茄苳等人打電話、透過臉書聯繫意者安排分享會,並遠赴桃園分會及高雄分會分享除草劑議題的所見所聞。當時屏東正在推動草生栽培註2,海茄苳認為除草劑議題會被重視,因此主動聯繫屏東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與他交流。後來研擬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提送議會並開始聯署,雖聯署不具法律效應,但海茄苳真正目的在於將訊息擴散透過網路世界擴散出去,讓更多的人開始關注這件議題,作為宣傳的管道。9月21日,他們同時在新竹縣、市送議會審議;苗栗縣則在9月25日由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送議會審議;而高雄市是在10月5日由荒野保護協會高雄分會親子團協助送議會。碰巧高雄分會某會員是高雄市政府環保局前任局長、現為高雄市議員——張豐藤的助理,他主動將海茄苳的分享會資料帶給張議員,兩人達成共識,而籌辦多場公聽會。2018年5月10日,高雄市議會繼宜蘭縣、台北市之後,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註釋1:每年世界地球日,總統府按往例安排總統接見全國NGOs環境會議代表團體,環團代表則於會後在總統府前召開記者會說明

所謂草生栽培,並非恣意讓雜草叢生,而是在果園行株間使草類生長,或是種植非原生草類、綠肥作物等,然後適當管理。

2019 油羅田募款專案:https://goo.gl/VzHBQQ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