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我們與雜草的距離,一起向除草劑說「不」

編採志工 文/簡雅琪(過貓鴞)、圖/麋鹿

飲食,讓更多人關心環境

「大家準備杯子來喝一下民俗茶,我今天從新竹扛來2000c.c.,是由南薑檸檬香茅和少許龍眼一起沖泡,對身體很健康而且植物也很好種植,環境負擔較少。」這是看到海茄苳大哥的熱情印象,他侃侃而談民俗茶飲種類,例如桑樹泡出來的茶等,讓我有了新的視野。

當我知道有這一場演講的時候,就一直很想了解,因為家裡是務農的關係,所以其實我對於農藥與除草劑並不陌生,這當中我也幫忙家裡噴灑過,可是近年來也反思灑藥這樣的模式,到底對農業是幫助還是有害無益,每當看到節氣時令到時,鄰居與自家就會開始噴灑農藥,那味道真的很恐怖而且大家也不喜歡,可是大家也只是依循過往的經驗來施作,當然有改善者減少噴灑農業和化肥,但是並不是完全杜絕,因為連我自己也覺得農業要完全有機真的是一個很困難的事而且也會出現盲點。演講時聽到海茄苳大哥說到台灣使用除草劑居全球之首,其實不是這麼驚訝。在農村地區真的很依賴農藥,不管是為了除蟲或除草,當然人口老化是原因,但是依我個人觀察其實方便與習慣還有市場需求佔很大,所以改變得很緩慢。

海茄冬講解台灣農藥進出口的數據,照片提供者/麋鹿
海茄冬講解台灣農藥進出口的數據

了解,讓更多人不再困擾

當我們對一件事困擾時,我們會發現原來以前認為的理所當然,真的那麼正確嗎?真的就如同演講文稿敘述,一定要等到「某一天,當草木枯黃、蟲鳴蛙聲不再,我們會開始後悔輕視任何一種生命的重要嗎?」當聽到海茄冬對於四處宣導除草劑對環境與健康的危害時,才會知道除草劑的除草方式,其實並不是讓草像斬首一樣馬上死掉,而是影響他或抑制植物生長的藥劑,讓他產生混亂或者像無法吸收任何養分的病人一樣,漸漸枯黃而死掉。

環境中我們噴灑了藥劑,藥商們告知給我們的數據是除草劑對哺乳類動物是無傷害性的,對於這樣理論,在此我抱持著高度懷疑,古老的諺語就告訴我們「是藥三分毒」,更何況功用是除草的藥劑,當然目前都是間接的案例,很少直接指出農民癌症的根本原因是農藥。

可是合理地以此為依據,他其實是值得所有人深思與檢討,因為癌症這樣的文明病,也是在近二十年來,農業使用藥和化肥之後漸漸出現的。當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因為藥劑而身體健康出現問題時,對於環境中的生物,他們是更直接受害者,而加害者是人類,如果你親近過土地,你會發現蚯蚓不見了,沒有他們的土壤貧脊且日漸蒼白,而我們使用更多化肥好像看起來很營養;你會發現螢火蟲消失了,沒有乾淨的水域他們無法繁殖;你會發現秋天滿天的蜻蜓也漸漸變少,因為幼蟲長不大所以無法飛翔;更會發現害蟲愈來愈多,因為沒有天敵的他們在茁壯,而牠們的天敵被我們殺死了,他們也像人類一樣在進化,更有抗藥性,所以我們就用更毒的藥劑,在生物鏈中惡性循環。

海茄冬演講,照片提供者/麋鹿
海茄冬演講

熱愛環境,從你我做起

聽完海茄苳大哥的演講,想要改變惡性循環的環境,每個人都是推手,當我們在購買時食品時,選擇是一個推力,讓農業改變;但是我想這樣遠不夠,若能由政府方面進行輔導與推廣,改變會更大。可是經濟結構下,這是很艱難的事,那監督政策與參與公眾議題也是我們去保護環境的方式,而自身傳遞改變身邊每一個人為一點一滴的小改變,那滴水終能穿石,而那股力量是無窮的,所以真的要去做去交流,那一定能找到更好更多解決方式。

2019 油羅田募款專案:https://goo.gl/VzHBQQ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