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推薦]書籍--西頓動物記,動物為何如此令人著迷

台北分會編採志工 小草(林恆安)

未提供相片說明。

對動物文學的啟蒙,甚至是對於野生動物最早的認知,是從一本漫畫開始。世一文化曾於民國七十年代出版系列動物科普漫畫,其中許多改編自西頓的作品,年幼的我當然不識西頓,但漫畫中狼王羅普的足智多謀與悲壯、銀狐假面具的艱困生存、母狐比克啣毒餌餵兒的浩瀚母愛,卻是栩栩如生與人類無異,也建構了我對萬物生靈的視野。

動物文學之父――西頓

「自由的野生動物有著高貴的自尊和偉大的情感,牠們也是我一生中見過的最富有人情味的生命。而我們人類呢,才是一群靠著發達的頭腦肆意毀滅自然、踐踏生命的野獸。」
――歐尼斯特·湯普森·西頓(Ernest Thompson Seton)《西頓野生動物集》

1860年生於英國,幼年移居加拿大的西頓,青年時期就常於樹林中繪製和研究動物,成年後居住於美國;是位博物學家、作家、畫家,也是叢林印地安人創始人和美國童軍的創始先鋒之一。因作品具有深厚野外紀錄基礎以及獨特的敘述角度,被稱為動物文學之父。

在那個全美國皆熱衷西進運動(西部拓荒)時期,是資源掠奪的時代,一方的拓展必伴隨一方衰亡,不僅白人與印地安人爭奪地盤,農業與畜牧業也和野生動物競爭生存空間。這樣時空背景,讓西頓筆下的動物自然帶有一股不同的色彩,劇烈的競爭與困境,同樣掙扎的動物與人類,讓兩者的不同之處模糊了起來。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真實的動物們

閱讀過本書的讀者,會記得野馬溜蹄的自由奔放、會記得狼王羅普的惡名昭彰與智慧忠貞、會記得諸多筆下動物父母們對孩子的保護和教導於世界生存的訓練、會記得動物展現的智慧,而西頓之所以能賦予它們迷人又鮮活的形象,正因為這些動物主角都是真實的。

「這些故事是真實的,也因此所有的故事都是悲劇,野生動物的生活永遠都是悲劇收場。」
――歐尼斯特·湯普森·西頓

動物文學有別於以動物為形象的童話或寓言故事,就是動物文學中的動物主角是真實存在。牠們是動物,但有自己的個性、有跟人類連結的關係,也有名字與尊嚴。在動物的世界沒有善惡之分,為了存活牠們會狩獵獵物,也會為了救援伴侶或主人挺身而出,凌駕於自己的性命之上。這讓動物們的生命更純粹,而牠們展現的心智更讓人驚嘆。

閱讀西頓的動物小說,就像是在看一位又一位悲劇英雄的傳記。牠們有超乎想像的智慧、勇氣與自尊,也有和人類同樣的階級制度、骨肉之親與伴侶愛情,這些獨立的篇章卻又訴說相同的渴望,隨著人類對地球資源無止境的開發,野生動物棲地被破壞,這些沒人紀錄的悲劇像是沒有終結,但牠們依舊奮鬥,和人們一樣,盡全力生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