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遺忘的大海--從藻礁重新認識海洋

台北分會編採志工 文、圖/余雅倩(青苔)

身處海島國家,對於海洋,我們卻陌生。
歷經戒嚴時期實施海禁,對海洋的記憶從陌生,至後來被工業建設的港口、海堤、消波塊等人工設施而取代,靠近海岸卻被惡臭的汙水而驅趕,沒有認識便遺忘了。

大海孕育萬物,台灣每一段的海岸因為地質與環境的差異,造就不同的生態系統,生物賴以為生的棲地,越複雜、多樣,物種越豐富。

未提供相片說明。
台灣不只桃園有藻礁,但只有桃園是台灣唯一真正的藻礁生態,歷經7600年的歲月,無比的珍貴

桃園得天獨厚的地質環境,沙丘地形,加上濁度、鹽度與激浪等條件的配合下,經過數千年的歲月逐漸形成台灣獨一無二,以藻礁為主體的多孔隙生態環境。這是台灣人的驕傲,然而,知道的人很少,卻因人們了解的太少,做出錯誤的判斷而消失,為了讓更多人正確的認識藻礁生態、關心桃園的海岸,荒野保護協會開設兩天的珍愛藻礁工作坊,培訓種子講師,希冀將守護藻礁的種子撒在更多人的心中。

多孔隙的藻礁環境提供多樣的微棲地,讓不同的潮間帶生物可以使用,附近潛水業者發現400多種生物,其中包括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蟹類專家劉烘昌博調查出超過50種的蟹類,豐富度遠勝墾丁國家公園,推測桃園藻礁潮間帶蟹類豐富度遠遠超過恆春半島的珊瑚礁海岸潮間帶;學者在大潭藻礁上發現雙髻鯊,正是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屬「瀕危」的紅肉丫髻鮫,去年夏天二級保育類小燕鷗在桃園海岸的沙灘上繁殖……當越多人關心環境,便會發現更多意想不到的驚喜,潘忠政老師說,守護藻礁的過程中很多人是被藻礁召喚來的。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室內
潘忠政老師娓娓道來藻礁的守護歷史

藻礁生長緩慢又長久,20年的時間竟然還不到1公分,歷經7600多年的歲月才建構起的藻礁生態,如今面臨到開發的危機,失去的不只是藻礁,而是數百種的生物,包括許多還沒有發現的新物種。

因為有一群人的努力,2014年設立觀音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禁止各種開發,如今規劃將設立天然氣接收站的大潭藻礁,是最早被發現,有最壯闊的藻礁群,更是目前造礁現象最旺盛的區域,難道不是更需要守護下來的嗎?2018年的10月環評通過了,既定的事實卻不等同最終的結果,在尚未動工的那一刻前,一切都來的及。

不曾知道,便無從關心;不曾接觸,便無法認識。
大潭藻礁不只是一個地方性的事件,而是關乎台灣的海洋生態。棲地的消失,將失去數不盡的生物,這些美麗珍貴的生物,未來不只存在過去的照片、影像中,而是每一個喜愛大自然的人都有機會親眼目睹!
今年的春天來趟桃園藻礁之旅,讓我們對海不再陌生、不再恐懼。

追蹤粉絲訊息https://www.facebook.com/Taoyuanalgalreefs/
追蹤臉書活動https://www.facebook.com/Taoyuanalgalreefs/
珍愛藻礁講座申請https://goo.gl/forms/wJhZoGI8xaQjSz9Q2/

圖像裡可能有29 個人、微笑的人、文字和室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