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 荒野新竹兒教組期末旅行紀錄

荒野新竹分會編採志工 文/四破魚 圖/甲棒、四破魚

雖然2018荒野新竹兒童環境教育輔導員招生培訓因報名的人數太少而沒有成功舉辦,在新舊夥伴互相補位接力相挺合作無間下,與合作機構的6次兒童長期陪伴活動終於在10月27日畫下開心圓滿的句點。我們仍依原定計畫於11月17日,進行期末旅行,聯絡團隊情感,這回旅行的地點是由新竹兒教組組長精心爬文選定,去年的學員米粒幫忙規劃安排。

地點:生產全台獨一無二的田鱉米,位於苗栗通霄的谷津田。
行程:參觀了解谷津田與田鱉米的由來與現況、手作艾草粿、團隊年度回顧與展望。

下面就此紀錄與您分享這淚水與雨水交織,理性與感性兼具的一日行程中,主要的解說與手作部分。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微笑的人、草、樹、小孩、植物、戶外和大自然
全家,特別是幼童的參與,是新竹兒教團隊聚會的最大特色
新竹兒教組是新竹荒野助佳偶結緣、修成正果的最佳團隊

一到達谷津田,觀察家團隊的長期駐點人員安康魚就來迎接我們,親切地向我們介紹這裡的地理環境、谷津田與田鱉米的由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戶外
田鱉伯夫婦正在加工採收後的洛神,安康魚順便解說完整的洛神加工處理方法與程序

田鱉米,谷津田

谷津田是一種水稻田種植環境,具有類似水梯田的地景:簡單的說就是山谷中有溪流穿過,裡面有種植水稻的耕田,具有多樣的棲地:如水田、埤塘、水路、森林、旱地、聚落等,而形成豐富的生態系統。 而田鱉米則像鴨間稻、老鷹紅豆,也是綠色保育的產品,連結的是數十年前曾經遍佈全台埤塘水田,但近年來曾經一度被認為已滅絕消失的物種――田鱉。

未提供相片說明。

臺灣已知的原生田鱉有兩種, 這裡發現的是印度大田鱉,俗稱水知了、鉗(音同蠢),客家話稱水剪,台語稱水哮,為台灣體形最大水生昆蟲,長度可達10公分。牠的前足演化成和螳螂一樣的鐮刀形狀,用來補殺獵物,通常停棲在水草或水中的枯樹枝等……固定在水中的東西,等待獵物經過,這期間會不時的將腹部末端的呼吸管露出水面換氣;當獵物經過牠的面前時,牠會迅速用前足抓住獵物,並用刺吸式口器吸取獵物的體液,溶解獵物身體內的組織後,再行吸食,十分凶殘且甚麼活體都吃,主要食物為赤蛙類蝌蚪,也有螺、昆蟲、蝸牛、魚、蝦、蛇、青蛙的捕食紀錄,所以有「水中霸王」的別稱。

印度大田鱉的繁殖季是4到9月,但是實際繁殖的次數得看當年環境/埤塘的狀況 。像去年埤塘的水位一直都蠻高的,牠只繁殖一次,今年大旱,但大旱來臨前曾下過兩次比較大的雨,兩次水位都高起來然後又消掉,觀察家團隊都儘量把水留住,保持30公分左右的高度,這兩次都有繁殖,所以今年反而繁殖兩次。

一隻大田鱉的壽命約三到五年,每一隻每年至多繁殖一次,一個卵塊平均有五/六十顆卵 ,所以他的一生大概有300個子代,但是受食物量的限制,大約只有10~20隻存活下來。 冬天時會躲在埤塘底下冬眠蟄伏,而冬天也正值通霄的旱季。牠的卵塊約 7~10天即可孵化;從一齡若蟲經過5次蛻皮變成體型壯碩的成蟲只需約45天,所以這個過程牠需要拼命吃、吃的好且營養 ,只要有任何東西從牠的身邊遊過去,牠都可能抓過來吃吃看。母田鱉會比公田鱉大隻,辨別公母要看腹面的生殖器官。成蟲飛行能力非常好,一次可飛達 30公里。

據說數十年前牠曾廣泛分佈台灣全島, 全島水田都看得到牠, 因為牠很大隻又沒什麼天敵,但是為何現在這麼少 ?推測幾個原因:一是工業化環境變遷,一是農藥肥料的使用,與環境污染。研究證實田鱉對環境非常敏感,只能在無毒、乾淨的水域生存,一旦農田使用農藥、化肥,或受到汙染,都會導致田鱉死亡,因此目前知道還可以看得到牠的地方只有台南新化、屏東龍巒潭與這裡。而這裡是目前唯一知道有穩定在繁殖的點, 所以被視為最重要的保育熱區。

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是專門在做生態調查環境評估的公司,因為國道三號切過苗栗的淺山地區,即我們熟知的石虎的主要地盤之一。為降低對當地自然生態的負面影響,高速公路的管理單位認為他們應該要做一些補償,所以就聘請觀察家團隊來做生態調查。 2012年5月,為執行國道高速公路局的敏感里程動物調查計畫,觀察家團隊在苗栗通霄一帶現勘選地點,想要瞭解各個地點的動物相,意外地發現一度被認為早已消失滅絕的印度大田鱉的護卵行為,從此一直到2016年駐點以前,觀察家團隊平均兩週一次地造訪這處谷津田,頻繁拜訪不但讓團隊與田鱉伯全家關係親如家人,也才知田鱉伯為讓兒孫吃到健康蔬菜都不用農藥,稻田只在插秧後灑一次除草劑跟肥料。而埤塘的水源除了雨水外就是泉水,也由於這裡的土地肥力可能沒那麼夠 ,這個山谷除了田鱉伯外,沒有其他農友了,所以這邊因此僥倖沒有鄰田污染的問題。規律的稻田耕作、良好的水質加上周圍森林山谷的隔絕,恰巧給了大田鱉穩定的棲身之所。

雖然這裡是印度大田鱉最重要的保育熱區,但基於台灣很多保護區在化成保護區後,反而都沒有人進去管理,造成很多狩獵行為,因此觀察家團隊認為好的經營比沒有經營好的多, 不贊成把這裡劃成保護區。為此觀察家團隊開始鼓勵田鱉伯不要使用農藥及化肥:2013年起,跟田鱉伯簽訂契作,支持阿伯種出自然農法的生態米――田鱉米。而就在2013上半年,水田裡的生物相馬上出現變化,透過自動攝影機觀察到白鼻心、鼬獾、石虎等陸域生物在谷津田邊活動,生態豐富了起來,也逐漸建構起完整的淺山生態系。 但是田鱉伯夫婦年紀漸長,力有未逮 ,所以後來農事很大的勞力就由觀察家顧問有限公司的員工來分攤 ,2016年起更有長期駐守人員,除了常期監看生態守護田鱉,主要負責種稻的部分 。而菜園都跟著節氣在種,主要仍由田鱉伯夫婦管理照顧。這裡的稻田也由契作轉變成一整年套裝活動的穀東制,內容包含整年的試吃活動、每季至少一次幫忙/體驗農事活動,因此蔬菜也多是現地現賣,直接賣給穀東,很少需要運出賣到市場 ,穀東基本上都是喜歡生態的朋友。

2018年大旱,埤塘都撿不到水, 所以需要反向輸入水: 把地下水打到水田,再漫到埤塘。因為大田鱉的卵已經孵出來了,若蟲不會飛又需要水。正是因為水田跟埤塘的互通性,才會讓大田鱉在這裡生存下來, 就是因為要照顧水田,才會照顧到埤塘。雖然大田鱉可以在水田和埤塘生活,但是牠比較會選擇在埤塘裡面繁殖,可能因為埤塘相對於水田,對大田鱉來說是一個比較穩定的生活環境,因為埤塘夠大夠深,食物也比較多 。

以環境為出發點,講究生態保育,是觀察家團隊真正想做的事情, 加上田鱉對環境非常敏感挑剔的特性,為避免弄巧成拙,連有機肥都不下,這種保育田鱉的耕作方式本身就是一種非常有力的品質保證,所以這邊原先只有申請綠色保育, 毫無申請以人/食安為出發點的有機認證計畫,但是為什麼後來會申請有機認證呢?因為一般人對綠色保育友善農法不是很了解,以為綠色保育友善農法比有機農法差 。其實綠色保育包含的範圍比起有機栽種毫不遜色,甚至還要廣。無奈通霄當地的碾米廠也有這樣的迷思。會去申請有機認證,主要就是為了加工方便;之前有好幾年稻穀都得要送到彰化的碾米廠,直到有了有機認證之後,才得以送到通霄當地的碾米廠。

下田區,水稻與地瓜輪作

地瓜田與稻田輪作,以確保品質與產量

目前看得到地瓜田的這一整個區域,包含眼前與遠方冒出稀疏綠芽的區域,稱下田區,又細分成三小區,一期稻作後,地瓜以三小區輪作的方式種植,一年只種一區,目前種在第二區。這是田鱉伯夫婦累積一生的經驗心得,知道怎樣種可以年年種而且有穩定的收成。這三區中最後一區的地(遠處那一區)比較小也比較濕,這幾年在一期稻作後,都維持在養地的狀態,只種綠肥, 只有前面這兩區輪種水稻與地瓜,這種水旱輪作,生產出的地瓜、稻米品質都還不錯。眼前現在沒種地瓜的這一區,兩個禮拜前剛把第一期綠肥翻過土,10天前也已撒下油菜花的種子,種第二期綠肥。

田鱉嬸想出來類似穀東的概念來運作地瓜田,一個股東5000元就認一整排地瓜葉,約100顆植株,可收成約150斤的地瓜,穀東自己來挖地瓜。

苦瓜溝

這是田鱉伯夫婦看到別人的作法學來的。據說在雨量充沛的地方(例如宜蘭)都是這樣種,在溝的左邊右邊都種苦瓜,讓它往中間爬,這樣種的好處是 :
1. 長起來後這會是一個富遮蔽的空間 ,環境比較陰暗,底下又有水流動,所以溫度會比較低、比較陰涼,這樣的環境是/叮它的昆蟲所不喜歡的,因此就會不喜歡進去。
2. 這樣作成的天然溫室,苦瓜的品質比較好,因苦瓜不能曬到太陽,垂藤下來的瓜(白玉苦瓜)如果曬到太陽會變色(黃褐色,即曬傷)。

採收的時候,就拿梯子下到河道去採,這裡夏天河道裡的水不會太多,穿雨鞋下去就可以了。

新開發埤塘疏通水道以因應氣候變遷、復育香茅、保育當地淺水的水生植物

由於近年來氣候變遷,天氣型態不同於以往,難以預測。像今年大旱,打地下水就打了20000多元,高額的電費對非商業主流的生態公司是個不小的負擔。 反過來如果今年下大雨呢? 這裡屬於現有水路的末端,缺乏宣洩的管道 ,大水會無法宣洩。觀察家團隊覺得如果沒有一個合理、可以永續因應可能來的大雨或乾旱的應變措施,將來可能會影響大田鱉的生存。於是請教田鱉伯,了解以前埤塘的完整運作方式,因而找到這口久未使用,被荒煙蔓草埋沒的埤塘。由於具有地下的湧泉,這一口埤塘一直都在,只是一直沒有好好的引流到現有的埤塘與水田。這裡有兩塊田區,上田區一直都是吃這口埤塘,田鱉伯田區的埤塘一直都是吃另外集水區來的水 。於是最近才請挖土機進來整理疏通水道。

接下來要做的是做穿過水道的聯通道,方便陸地生物穿越, 再來就是種香茅,這邊30年前全部都是種香茅的, 過去這裡的人文背景是生產香茅油,所以這裡的環境適合種香茅跟一些草地植物 。另外苗栗地區一直沒有一個好地方適合淺水的水生植物生長,所以觀察家團隊會在這些水道溝渠復育這些淺水的 水生植物,趁著水稻田的休耕期,這些將是年底的工作重點 。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植物、樹、戶外和大自然

路過新疏通的水道,安康魚拿起定置的蝦籠,檢查裡面的物種並解說:靜水域的水是不流動的, 所以很多生物都需要到水面上去換氣,因此在這裡放置蝦籠需要加掛保麗龍讓它可以浮起來。 蝦籠裡找到的物種有米蝦、大肚魚(大田鱉重要的食物)),還有比較長的螺類(燒酒螺?) ,還有不知名的螺貝類 。除此外有拍到不少陸生的動物來這裡喝水 ,也有動物來這裡吃裡面的螺貝類 。

因為希望上田區能夠永續經營,目前這個田全種黃豆 ,因為豆科植物能夠固氮。這個田區有幾台相機也記錄到石虎會在這裡移動。這個田區有二三十年沒有耕種,是觀察家團隊開始駐守,這兩年才開始復耕 。

參觀時的小插曲:大冠鷲日前扭傷腳踝,需要夥伴的協助上下陡坡

怎樣的棲地適合田鱉生存?

大家可能會想到這個新埤塘一直在荒煙蔓草中,而且一直都有水,那會不會有大田鱉呢? 然而觀察家團隊仍未在這裡記錄到有大田鱉 ,完全未記錄到有卵塊出現,那到底這個地方缺了什麼,或是有了甚麼,所以才沒有大田鱉呢?

通霄這邊有1000多 口埤塘,觀察家團隊找了200多個看起來環境比較好的埤塘做調查 ,歸納出幾個重要的要素,第一,就是「從天空中看下去的影像要能看得到水,要能看得到波光粼粼的感覺」, 因為大田鱉會飛,當牠覺得現下的埤塘不行了,牠就飛去找其他適合的棲地;牠從天空中往下看,就是要找波光粼粼,才會認為那是水,才會飛下來,所以如果裡面長滿植物,看不到波光粼粼,牠就會認為那是草地,就不會去使用。我們從衛星影像、空拍機的空拍照都看不到這個埤塘的水,所以大田鱉當然不會來。

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埤塘裡面絕對不能有大型魚類,例如吳郭魚,就算是吃素的草魚、鰱魚,牠的若蟲這麼小,也會被牠們吃掉。這是田鱉田埤塘特別的地方,就是冬天會乾掉!原本的觀念認為冬天也一定要保持有水,這樣對水生生物才是最好的,結果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如果一直都有水,那如果有外來種魚類進來,就無法抑制他們了。所以就是這樣冬天(非繁殖季)雨很少,夏天(繁殖季)雨很多的埤塘環境造就田鱉田,這是牠絕佳的繁殖環境,有固定的乾枯水季才不會有大型魚類 。這也是擔憂與不能直接引用其他的水源的原因,因為不清楚裡面的魚類狀況。觀察家團隊在附近其他埤塘的確有發現外來種魚類(吳郭魚), 所以戰戰兢兢,對附近其他的埤塘都做封網處理,不讓牠們有機會跑過來 。

另一個重要因素則是關於水質污染的問題, 這是友善經營耕作在做的事情 。

所以觀察家團隊未在「新」埤塘發現大田鱉。大田鱉能在這裡的谷津田落腳,其實就是這幾個因素巧合的結果, 這也是以大田鱉作為綠色保育標章的原因,比起大冠鷲、石虎跟水田的連結關係,田鱉跟水田的連結性更強,沒有水田的耕作就沒有田鱉的棲地。這點跟國外的里山很不同 ,國外的里山很多都標榜保護區外面的環境該怎麼去經營。

石虎、洛神區與生態觀察

走著走著走到被老鼠打了不少洞的田埂,安康魚於是提到特生中心幫石虎裝追蹤器的研究:石虎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農田裡面跑來跑去。 對石虎來說,森林是很重要的生長環境,但同時農田也是牠重要的獵場。田埂最主要的功能是蓄水而不是讓人行走,所以去別人的田一定要避免走田埂,尤其是北部的田 ,因為北部雨水豐盈田埂很容易就軟爛垮掉,垮掉後農夫往往得去挖別的地方的土來補田埂 。來到洛神區,田鱉伯的洛神種在離房子很遠的地方,因為洛神不大需要管理,只要整理一兩次就可以了。這種不大需要管理的農作物,通常就會種在離房子比較遠的地方。

安康魚指著不遠處的小橋說:「那邊那個小橋過去是田鱉伯夫婦往山裡走的路,也是這附近往返山裡唯一的 通道,透過相機我們發現石虎、白鼻心、麝香貓都會使用這個通道,直覺上我們可能都會認為這些動物會走寬廣的橋面,但是調出相機的相片,發現石虎都會先跳上,走兩邊高而窄的橋肩 ,白鼻心、麝香貓也是 ,貓科動物的共同習慣:走制高點,才有安全感。 唯一會走橋面的是鼬獾。鼬獾為什麼會走橋面呢?從照片記錄發現,雖然橋是水泥橋,但橋面上有薄薄一層土,鼬獾會在上面翻找東西吃。

實際觀察經驗,常常都是先發現現況是怎樣 ,然後才去找它跟生態的關聯,這常常是在農業上需要做的詮釋與傳承 。前面講了很多,其實就是里山倡議,它的實踐過程其實就是不斷的去做與觀察 ,不只是農業相關 ,也包含生態 ,石虎也是這樣。」

石虎辨識的小撇步

最後安康魚特別與我們分享石虎辨識的小撇步:辨識石虎其實不用去管他臉部有什麼白條紋黑條紋,其實牠身上滿佈的斑點就是貓身上看不到的 ,貓身上頂多就是條紋很少有斑點,另外石虎的肌肉遠遠比貓發達許多,所以看到石虎的時候,你往往會覺得看到看到是一隻小型的豹而不是貓,那個點狀斑的強烈感覺,讓你直覺聯想到豹而不是貓,所以如果懷疑你看到的可能是隻貓,那應該就是隻貓。另外,到目前為止觀察石虎的影像紀錄顯示:只要是貓咪經常活動的區域,就不會有石虎。

目前觀察家生態公司接受公路管理局委託的案子主要就是做石虎路殺熱點的調查,還有爬升坡道跟跨越廊道的設立研究,目的是避免路殺並且讓這邊山跟那邊山的石虎可以互相交通。

手作草仔粿 (時間所限,不含餡)

月桃葉當粿底的襯墊
圖像裡可能有1 人、戶外
艾草洗淨後打汁
糯米粉,混一點紅砂糖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坐下
大家輪流揉麵,得用力,這樣做出來的粿皮才會Q彈有嚼勁
圖像裡可能有食物
以月桃葉當襯底放置蒸籠中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文字
蒸粿的空檔,兒教團隊進行年度回顧與感情凝聚

結語與後記

田鱉米,谷津田這兩個詞對我們大部分人都很陌生,感謝觀察家團隊安康魚親切詳細的解說與心得分享,讓我們除了認識谷津田、田鱉米,對田鱉、石虎、生態保育、棲地營造與里山倡議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感謝米粒的費心安排,讓我們這一日的小旅行收穫滿滿, 可惜米粒與多位夥伴當日有事未能同行,僅此紀錄與未能參與的夥伴及愛好荒野的人分享。

寫作這篇記錄時,為了資料的正確與完整並解決個人過程中的疑問,多方查證請教,以下是觀察家團隊安康魚的回覆,與夥伴們分享:

目前針對大田鱉的調查多是針對西部,日治時期的採集紀錄集中在西部地區,近期如蕭文鳳、楊平世老師的研究也是西部的資料。

這十年,大田鱉(無論狄氏或印度)被發現的地區,最穩定且有繁殖行為的通霄外,單純發現成蟲的地區有新北貢寮、台中大肚山、台南南化、屏東滿州。都沒有東部,我們很希望有東部大田鱉族群的消息。

只是生態研究的資源有限,面對像大田鱉這種食物鏈頂層物種,對環境要求高,又容易受化學汙染影響,調查的第一步多是從掌握度高的地區開始,因此雖然東部縱谷農田與埤塘的可能性不低,但仍沒有能量進行調查。

所以,東部可能也有,但需要實證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