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我的荒野之路 荒野中的領航者--月梅 理事長側寫

台北分會編採志工 文、圖/陳慧諼(玉山杜鵑)

影片中一群志工同心協力拖拉著體積很大的廢棄漁網,目標一致的往岸上走去,力行減塑與撿塑的行動,這是荒野人守護環境的日常,那這群有志於友善環境的龐大組織力量,不時站在前線領軍或在後勤支援的領袖人物到底是誰?那就是荒野保護協會的理事長,今天我想介紹的是第八屆理事長劉月梅!

圖像裡可能有1 人、螢幕和室內
月梅老師在編採志工室內聚中分享她的荒野之路

「對環境有利的事要堅持地做下去,並說服未做的他人,推動過程中每個人都是英雄。影片具有流傳重播的特性,透過紀錄和編輯,就是環境教育推動的一種好工具,也把每個荒野英雄都放大了。」總是親和堅定帶著客家腔調招牌嗓音的月梅理事長,在一場荒野志工室內聚會中勉勵志工以參與及行動造成改變,並強調環境教育紮根工作的推廣與延續。月梅理事長與荒野的緣份早就在青壯年就開始鋪陳,荒野一直是她生活的必需及場域,曾擔任生物教職的背景更使她與荒野結緣,並且成為帶領荒野的最佳養分、底蘊與助力!

蠟燭三頭燒品質不打折的女超人

「只有親眼看見月梅她一手抱著小孩,一邊開車趕場,又要一邊翻筆記,脖子夾著電話處理會務,下車時再背個書包加上奶瓶水罐,有時還扛一鍋親自料理的豬腳麵線來慰勞大家,這時任誰都要佩服,她真正是個平凡中偉大的三頭六臂的女人。」台灣環境運動史上最資深的前輩黃文淵老師貼切地形容月梅老師在新竹分會草創時擔任分會長身兼三職的辛勞。

就算蠟燭三頭燒,月梅老師還是能周全地兼顧家庭生活。重視與孩子的相處,以玩遊戲等活動帶領方式糾正孩子的行為,全家每年都安排有家庭旅遊。老師的父親為礦工,母親為家管,喜歡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而注重維繫家族大家庭的情感,五年前靠自己的牽成每年有固定的聚餐,這與老師總能帶人帶心引領志工群耕耘荒野的特質不謀而合。月梅老師師大生物系畢業後擔任新竹女中生物老師,發現學術上與現地生物有落差的教學困境,而投入生態之路與荒野結緣,當了19年新竹分會會長後在前年被推派為理事長。也透過生老三時的坐月子將身體調養的更好,更有體力四處趴趴走推廣協會做的事。

新竹女中的生物名師 V.S. 食蟲植物的守護神

「我覺得自己是個有點瘋狂的人!在學校第三年就不喜歡單向教學的方式,改變自己的教學之路,透過探索式教育研發許多引導學生創意及思考的課程。假日常帶著學生及自己孩子一起走出戶外認識台灣生物。」月梅老師分享在學校中的自己,為了活化教學重新編寫教材,並跳脫傳統課室學習走出戶外,成立持續至今的生物研習社,鼓勵學生做專題研究發表,原則就是要求學生自己想題目並且要跟日常生活與環境生態有關。

民國75年她帶著學生調查食蟲植物,進而發現竹北一處山谷蓮花寺附近還有極少量台灣本土特有的食蟲植物『長葉茅膏菜』並且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因而認識並協請徐仁修老師幫忙找地籍資料而與荒野結下善緣,也於民國84年荒野保護協會成立時就加入成為理事。取得地籍資料後,更與竹北市公所溝通,終於公所承諾保留該地不再開發。同年也由荒野開始經營管理該區域的食蟲植物,設立復育區並由政府撥予經費,當時月梅老師每週有一日就是除完草去學校上課,並被媒體稱為食蟲植物的守護神,值得高興的是2018年更爭取將此處列為地方級濕地。

新竹分會的草創先師

「我覺得自己像是跳到叢林的小白兔,不認識其他人只認識徐老師。我先認識夥伴並把他們當朋友,一一詢問了解他們的背景,接著規劃解說員課程,把解說員帶到實地現場體會所有問題。第一次解說員活動首先以『保護大山背螢火蟲』開始,並同時找專業老師來上課。」月梅老師表示當時因老三早產,協會召開分會籌備會的日程恰已做完月子才能順利參加,也因此才有機緣擔任分會長的工作,也在86年透過歐洲考察的契機促使會員體認分工的重要性。月梅老師總是堅持自己要作的事,並知道自己要將團隊帶往哪個方向去,分會會員也從當初的十多人成長到現今近千人。

現任荒野總會的總舵手

「還記得當理事長的第一年是先認識台北志工及其他合作單位,摸索許久才懂也能代表協會恰當發言,常常思索如何凸顯荒野與其他NGO的差異點,更立志以畢生之力投入環境保護的志工工作。」在歲末年終之際,月梅老師也回顧2018年協會推動及執行的幾項工作。

包括近十年來在新竹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的護蛙行動中,於去年開啟了對除草劑議題的關注與追蹤,透過田調發現當地除草劑不當使用的問題,促使地方政府的關切及媒體的報導,影響力也擴及其他地方政府例如高雄將於今年五月公告實施「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中央也由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置「非農地之環境雜草管理指引」,除了禁止使用外也提供其他不須用藥的替代方法,大山背山區鄉道也改用割草機割草。還有自發性地拜會澎湖在地的NGO海洋公民基金會了解珊瑚礁守護、養殖漁業及海洋生物救護工作內容,除了商討如何合作協助外,也思考更深的海洋概念,以及除了淨灘行動外人類與海洋的關係。

關愛土地的起心動念 成就不必在我

「在2017年自己走了一趟海岸,發現守護海岸的工作不能只靠一個人,因而發動志工團及秘書處從桃園出發一起環島作海岸行腳紀錄……感謝GOOGLE提供機器及處理照片的部分,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志工花了心力參與後描述他們的感動。」月梅老師憶起包括台東翔鷹團的孩子眼神發亮欣喜地與自己分享他們每天沿著海岸北走及住宿的紀錄,宜蘭小蟻團分享他們對宜蘭海岸線深刻的感動,以及花蓮分會志工發願每年帶隊行腳花蓮海岸。

對於食蟲植物的守護,因為日本夥伴前來參訪及熱心安排其行程,日本、荒野及林務局的三方關係建立,食蟲植物守護及調查也將於花蓮地區持續進行及推動。水域的部分也包括溪流,台東分會的野溪調查小組也持續推動野溪守護,除了清理環境也持續紀錄與監督並發現問題回報相關單位,與公部門合作達成共識敲掉了部分水泥設施,更在各地分會依志工能量成立野溪小組。月梅老師表示透過行腳可以真正認識並關切在地的環境問題,並透露她發想從台灣西部穿越中央山脈到東部的公路行腳規劃。國外事務部分則持續與WWF接軌溝通,與世界各國合辦「地球一小時」的關燈活動。除了用手護台灣濕地,也參與了在九州舉辦的國際濕地會議,月梅老師表示,此趟雖然只是見習活動並因尚未加入國際濕地聯盟而無法在大會中發聲展現台灣守護成果,卻在行前先行製作雙連埤及五股溼地的中英文資料並帶至會場發放。「門已經打開要看自己的腳願不願意走出去,走出大門就會大開眼界。」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月梅老師將出國的所見所聞圖文並茂地紀錄在手札中

守護環境的最大挑戰

展望未來,月梅老師也談到守護環境最大的挑戰可以從三大面向來提升,一是政府的工程監督及生態檢核,二是更完整級全面的生態知識,三則是增強人民對環境的友善之心。月梅老師進一步說明,某些較小規模的公共工程案件,並未透過環評或公開招標的方式進行,使我們難以進行了解與行動。至於民眾對於環境保護的認識不夠全面,可能良善的行為卻也可能造成困擾,諸如因未能認識外來種而野放擴散至更多處、或努力撿拾地面菸蒂卻丟入水溝。

「綠色經濟也是經濟呀!就算成為首富但卻找不回藍天有何用?」月梅老師也強調荒野是柔性的環保教育團體,也鼓勵夥伴可以從認識自然進而能提升自我心靈成長及滿足。「我們透過環境教育讓更多民眾更認識也懂得如何關心與愛護這片土地,也希望民間、政府與企業一起思考永續一起合作。啟動及帶領志工的心,所以我時時在思考及進行對土地有利、對志工有利的事。」

勇於面對困境 師法自然持續學習

面對困境時月梅老師又是如何突破僵局呢?老師分享她總是能從大自然中習得小哲學。30歲那年採集桐花後親見其馬上凋零體會青春無法永駐,但卻可以讓自己的腦袋更有價值。觀察到小魚奮力上游舔食青苔都有致命的危險卻去盡力嘗試,體會每種物種不知極限為何,但還是要試著發展其能力的啟示。老師認為面對困境就要勇於突破不覺得是困難,「我認為自己是思考型的人,必要時擇善固執或是退一步修改調整。」老師也分享她獨處時常看心理學的書,自己才會感到更飽滿也更能確定心中目標。「科學家不能把文字丟掉,科學也要靠文字拴著撐著才能彰顯價值。」

心靈飽滿的志業也是台灣土地的收穫

被問及為何要做一輩子的志工?月梅老師表示那是一種心靈飽滿獲得內在的感覺。用「愛」來守護我們的土地與環境。愛是心和受的組合,用心感受所愛對方的感受,愛自己就是感受最內在的自己,表現出來也是最自信的自己。用我們的心跟台灣的土地接在一起,幫土地發聲。心和自然的距離可以拉多近?把自己縮小,就可以看見所有其他的生物並與之共生共榮。選一件事做愛地球的事並持之以恆的做。「台灣環境好全民才會好,我傻傻地盡力去做這件事,有做才有開頭,把錢存在土地上,在做儲蓄台灣儲蓄人心的事。」月梅老師最後希望志工能有一套自然哲學,快樂自主學習並有成就感,志工的心靈成長是一種社會教育,希望大家在每做一件事都會替生物、替環境著想,最後也是台灣土地的收穫。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
月梅老師在「熱狗與毒舌」KUSO的行動劇中分享終生的志工志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