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月梅老師與荒野

台北分會編採志工 文、圖/推糞蟲

家庭、學校、荒野構築成完美金字塔的月梅老師

月梅老師轉換著不同的角色,從家庭、學校到荒野連成不同層次卻又相互交織的面向,構築成完美的金字塔。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和螢幕
月梅老師信手拈來便是動人故事

月梅老師自臺灣師範大學畢業後便投身教職,任教於新竹女中。在教學三年後,對於如「單行道」般的輸出教育經驗感到不足,而參加了暑期40學分班的研習,精進自身的專業知識。

本身就是生物老師,為了和學生有更多的互動,戶外的實際觀察便成了教學重點,因此和環境產生了在地連結、不僅僅觀察,更投入了食蟲植物--長葉茅膏菜的守護!

長期關注長葉茅膏菜,發現其數量因開發而急速下降,月梅老師除了固定每星期的除草,以利其維護外,也帶領學生在科展中以長葉茅膏菜做為主題。科展題目為「誰是大媒婆」的茅膏菜,本身食物就是小昆蟲、誘捕了小昆蟲,誰來為它們授粉呢?有趣的研究及討論也奪得了好成績。老師的努力和堅持也影響了學生,在一次徐仁修老師的演講後,學生向徐老師提及了月梅老師守護長葉茅膏菜的過程,也開啟了月梅老師的荒野之路,自此多了一份新竹分會長的志工身份。

這一切在月梅老師生動的講述及爽朗的笑聲中流洩,即便是工作、志工,身分多重,月梅老師仍然悠遊在家庭和孩子之間,沒有絲毫違和。和學生的戶外觀察,也每每看見老師孩子的身影,老師也偶而提供居所做為學生在科展時的討論場地。工作、家庭無縫接軌、一兼二顧,摸蛤仔兼洗褲。

月梅老師的第一個志工身分,便是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長。全新的任務,老師逐步從人、從會議、從工作協調中,拆解困難。月梅老師說:「我對於問題、總是先面對,思考,突破,最後解決。」規劃、執行力輔以決心是月梅老師勇於任事的基礎。

在退休後因緣具足,月梅老師接下了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一職。全台都有分會、這麼大的協會理事長,究竟要做些什麼?應該做些什麼?相信大家都很好奇吧。

60+、地球關燈一小時這個活動,一直是荒野保護協會很重要的活動,卻未曾和WWF面對面接觸過;月梅老師帶領了總會秘書處的同仁前進新加坡,和WWF做第一類的接觸,和國際接軌。

台灣的環保團體中,荒野保護協會實際用雙手做溼地維護;但我們卻沒有參與國際的溼地會議!月梅老師自費負擔了兩位棲地組專職的旅費,參訪了在日本九州的國際溼地盛會,為荒野專職打開了國際的視野。

海洋的行動中、荒野保護協會和阿拉善(SEE)合作海洋癈棄物監測行動,希望由環保團體及企業家,一起關心海癈污染並為其監測,留下紀錄。

在國內,月梅老師更串起全台分會志工,身體力行走踏台灣海岸,記錄海岸線的美麗與哀愁,名為「海岸行腳」。退休後,月梅老師投入更多的時間於荒野保護協會,讓荒野從更多面向深入社會,用實際行動做環境保護。

月梅老師不斷的轉換著不同的角色,不變的是對事認真積極的態度,從家庭、學校到荒野連成不同層次卻又相互交織的面向,構築成完美的金字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